星期六, 11月 05, 2011

動搖

這兩天王餅乾的狀況並沒有好轉,鮮食及藥物都必須用針筒灌食,連老媽做的含有大量叉燒肉及臘腸的蘿蔔糕也不願意吃。到市場買了味道較重的煙燻白斬雞,可能因為味道較重願意勉強吃一些,但好幾次都在吃完後約2~3個小時就將所有的食物及藥物都吐了出來。

整天都趴在地上幾乎不願意起身,貧血狀況有點嚴重,眼角及牙齦幾乎都沒有血色。嘴角無時無刻不斷的流出大量濃稠的口水,家中垃圾桶不過2天的時間已丟滿了幫臭乾擦洗的衛生紙及濕紙巾。

DSC02782

每天要灌食6大針筒的胃乳,大大小小的藥丸要20顆,可能因為吞嚥疼痛不願意進食,卻幾個小時就必須被把拔馬麻強灌食物及苦苦的藥,看到王餅乾這樣痛苦及沮喪的樣子,餅乾媽餅乾爸開始動搖了。

餅乾媽想起並正視台大醫師語重心長的交代:「拜託你們,當他不願再進食時,那代表多活一分鐘都是痛苦,請你們就考慮給他安樂死,讓他不再受苦的離開」。

吃與玩是王餅乾這一生中最快樂的事,現在不願吃了,即使勉強吃下也大多會吐出來。而出門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更遑論是玩?王餅乾的病確定是不會好了,而且只會越來越糟。就算週一確定能夠換藥又能夠撐多久呢?等到新藥再次失效或腸胃因為藥物大量出血時,那時王餅乾要承受的痛苦將比現在更多。

反對安樂死的一方有此一說:「生老病死本就是生命應該學習的課程,每個人都沒有剝奪另一個生命的學習權利,即使這個課程的過程是痛苦的」。王餅乾是一個獨立的生命個體,身為飼主的我們真的有權利決定他的生死嗎?

餅乾媽只是單純的希望臭乾能有尊嚴的離開,小小的身軀不要在這最後一程還要再受到摧殘。有沒有人能夠教我們該如何下這個無法回頭的決定啊?

5 則留言:

大雄の的湯布院 提到...

看餅乾很辛苦的表情,心疼!!

April 提到...

心裡好難過,好捨不得喔!!>_<...泣..!!

shamrock 提到...

這個關於生死的問題 我想很多人都會碰到 大三那一年有一科老師給我們的暑假作業是 你贊成安樂死嗎 那時候年輕覺得怎麼可以幫別人決定生死 那時候的男朋友說他贊成 我都還覺得這人還真是冷酷 經過好幾年後 家裡的羅威那腎臟病 醫生說要洗腎
可是沒有這樣的設備 所以狗狗日漸衰弱 醫生也有建議真得不行時就考慮安樂死 家裡最疼狗狗的爸爸說絕不能這麼做 後來將近六十公斤的狗狗 瘦到剩下一把骨頭 無法行動 無法進食後來連肛門都開始流東西出來了 爸爸真得不忍心看他繼續下去了 花了一千塊 (十幾年得一千塊應該算很大吧) 含著淚 讓狗狗走了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對與錯 但是站在爸爸的角度 應該是一種愛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對與錯就看你如何去詮釋 不過爸爸這個決定 我想我是支持得 把這個心路歷程與餅乾爸媽分享

餅乾媽 提到...

to shamrock:
謝謝您特地在此與我們分享過去的經驗。身為飼主要學會放手真的是好困難又好殘忍。

leechbaby 提到...

無法回頭的決定~~
喔~~看了好心疼喔!!